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美人如玉》:章节目录 补断章 ,共5943字

    意外(一)

    欧阳晴咬着嘴唇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你是说陆语一直拒绝我是因为我的身份?”虽然看不见,但是听欧阳晴的声音我就能想象她现在的样子,一时心里有些五味成杂。

    王骏点点头,“这些应该不用我多说欧阳小姐也知道是什么意思,我只希望欧阳小姐可以慎重的考虑清楚,毕竟你的背景不简单。”

    接着我变没听到欧阳晴的声音了,好半天听到开门的声音以及远去的脚步声,我猜测欧阳晴应该是离开了,然后我便听到了王骏的声音,“哎,可惜了,好一对才子佳人哦,因为家庭势力的阻碍却没办法在一起,真是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王骏的性格我是知道的,本来就有些古里古怪的,现在听他这样感慨我还是觉得浑身都冒出了鸡皮疙瘩,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意外的发现我居然能动了,尝试着睁开眼睛,我也确实看到了休息室的屋顶,我松了口气,看来王晨给我动的手脚也是有时间限制的。

    我猛的做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睡的有些久的原因,我只觉得整个脑袋昏昏沉沉的,就连眼前的东西看起来也是花的,好半天我的视线才恢复正常,而映入眼帘的就是王骏那张大脸。

    我抬手扶额,“你和王晨到底搞的是什么鬼,还有刚才你跟欧阳晴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叫做我喜欢她又迫于她父亲的势力而疏远她?”可不可以好好的给我解释解释。

    王骏无辜的摊摊手,“字面上的意思嘛,你都救了她几次了,用你那套说辞说的清楚吗?还不如给一套让她能接受的说辞。”王骏还说的衣服理所当然的样子。

    看的我直叹气,“你怎么会在这里?”王骏被赶出了搏乐,按照常理说他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脑袋里灵光一闪,我立马明白了是怎么谁是,“王晨叫你来的?”

    王骏呵呵的笑了起来,“这不是王晨被欧阳小姐给缠的受不了了嘛,才叫我来帮帮忙,我跟你讲,就我刚才说的那番话够她安生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你和王晨都可以清静清静了。”说完还一副得意的样子。

    我撑起还有些疲软的身体,毕竟才经历了一场车轮战,即使没有受伤但是我的体力和精神上已经达到了顶峰,即使已经休息过了,但是还是有些觉得没有回复过来,晃晃悠悠的站起来,王骏连忙扶住我,“嘿,你这是干嘛啊,不好好躺着休息,我可是都听王晨说了,他给你放了假的!”

    我摇摇头,退开他的手,“不行,我要去找欧阳晴,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太暧昧了,我不想让她误会,我要去跟她解释清楚。”感情这个东西,如果不一刀两断的话总是会惹人遐想,而那个人总是会受伤害的,欧阳晴在学校里虽然任性,也伤害过我,但是莫名的我不想看到她受伤的样子,那样的女孩子就应该肆无忌惮的大笑,那样的笑容怎么不应该有一点点的阴霾。

    不顾王骏的阻拦,我摇摇晃晃的朝着外面走去,一开始脚着地的时候我只觉得软绵绵的,就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多走两步之后有了些许的真实感,也渐渐的分得清方向了,按了电梯,直接上到楼上,带你们打开一阵热浪迎面扑来,是混合了酒精和汗水的味道,这是搏乐酒吧的味道。

    我左右看了看,联想欧阳晴离开的时间,猜想她应该没有走远,上一次的时间之后搏乐里的人多多少都对欧阳晴有些影响了,特别是负责安保的人,我想王晨肯定是跟他们打过招呼的,如果欧阳晴再在搏乐里遇到了什么事情,一定会有搏乐的人出面,想通这层道理之后我连忙问了问电梯一旁的人,“两位大哥,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位大概这么高的女孩子在不久前走出电梯啊?”

    我不知道欧阳晴今天的穿着,只能大致比划一下她的身高,从负二楼上来,而且是这个高度的女孩子应该会比较显眼的,果然就见两人其中的一个点了点头,“你说的那位小姐我看见了,是从负二楼上来的,不过已经出去了。”

    听到欧阳晴的消息我松了口气,连忙追了出去,希望还来得及,其实这个即使不需要手机版钱柜娱乐老虎机追出去的,等到下一次见面的时候解释也来得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现在追出去,心里隐隐的有一个声音,追出去看看吧,即使是看到她完好无损的离开我也能安心。

    搏乐本来就是在本市最繁华的酒吧街上,走出搏乐的大门外面熙熙攘攘的都是人,放眼望去根本就找不到欧阳晴的影子,我有一瞬间的茫然,说不准她已经离开了呢,经过前几次的教训她一定会带保镖的吧,有保镖的保护在这样的地方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不停的安慰自己,但是我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四处张望着,看到好几个酷似欧阳晴的身影,但是最后在看到到对方的脸时还是有些失望。

    没有找到欧阳晴,浑身的肌肉也传来疼痛感,这是车轮战比赛留下的后遗症,我知道我的身体在告诉我,我需要休息,无奈之下我准备转身回去,我需要好好休息,为下一场正是的比赛做准备。

    但就在我转身的一瞬间,我眼角的余光像是看到了什么,我愣在了原地,酒吧不远处的巷子里,刚才我看到一个白色的衣角闪过,我没有看到那衣角的主人的样子,甚至没有看到她的背影,但是却让我十分的在意,我皱了皱眉,翻找出身上的手机拨通了王骏的电话。

    电话接通依然是王骏那漫不经心的声音,我也顾不了那么多,直接问道:“今天欧阳晴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衣服?”

    王骏那边似乎被我问的愣住了,好半天没有回答,我有些着急,“问你话呢,欧阳晴今天穿的什么颜色的衣服。”

    被我一吼,王骏似乎才反应过来,半响才颤颤巍巍的道:“白色啊…”

    在听到第一个字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咯噔一声,我的直觉告诉我,刚才在箱子里一闪而过的人就欧阳晴,而我也没有忽略紧随她而去的一群人。

    我不顾电话那边王骏的疑问,急忙朝着巷子里跑去,此时我的脑袋无比清醒,我在祈祷,祈祷巷子里面的人不是欧阳晴,祈祷是我看错了,或者是我猜错了,但是随着我慢慢的朝巷子里靠近,欧阳晴的尖叫神慢慢的传进我的耳朵里。

    巷子里站着好几个人,为首的是个光头,隐隐约约的看到他在朝着欧阳晴靠近,而欧阳晴的尖叫声一阵一阵的传来,我回过神来也没有想那么多,直接打喊了一声:“住手!”然后不管那些人的反应我便抢占先机直接动了手。

    我知道在酒吧街这种地方要呼救或者是等待救援是根本没有用的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自救,先声夺人,趁着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能打到几个就是几个,然后便是看我的运气了,或许我引起的骚动可以引来搏乐的人,那我事情就会简单许多,但是如果我的运气不好的话,那么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硬扛。

    那伙人一卡似乎确实被我打蒙了,几分钟的时间就有五六个人被我打到了,后面的光头一下子反应过来,扒开他的那群小弟站了出来,

    意外(二)

    “他妈的是哪里冒出来的野小子坏哥的好事!”那人走进了,我趁着空隙朝他的身后看了一眼,欧阳晴不知道什么原因已经倒在了地上,这下我的心里更着急,“你对她做了什么!”

    就连我自己都没察觉到我语气里的愤怒,那光头被我吼的一愣一愣的,好一会儿才阴沉着脸道:“你说老子对一个女人能做什么。”说着猥琐的笑了笑,那意思不言而喻。

    想到欧阳晴在他的手里吃了亏,我说不出的愤怒,“你知道她是谁吗,她你也敢动!”永远都是一副高高在上任性小姐样子的欧阳晴,他们居然也敢染指。

    但是我这话在他们听起来却变了味道,光头冷冷的哼了一声,“有什么人是我强哥不敢碰的,我告诉你,别说这一个女人了,就是这整条街的女人我强哥没有哪个是不能碰的!”说完他身边的手下们还谄媚的竖起大拇指,“强哥就是厉害!”

    那光头也被夸的高兴,仰着头看我,“倒是你小子,今天坏了老子的好事,别想好好的从这里走出去。”说着朝他的那些手下们扬了扬头,那些人立马谨慎的围在了我的周围,而且不少的人手里还拿出了白晃晃的刀子。

    见我有些怔愣,光头得意的道:“怕了吧,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还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知道怕的话就给你强哥我跪下好好的磕三个响头,然后哪儿来的你回哪儿去,别耽误了你强哥办正事…”

    “如果我不呢?”不得光头得意,我变接着问,光头似乎没看到过我这样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人,声音也冷了下来,“如果不的话,也好办,你如果能打到我这里的所有兄弟我就放你一马,不然的话别怪我不给你留全尸了。”说着一声令下,他的那些属下全部朝我围攻了过来。

    一开始我应付还有些吃力,但是我咬着牙坚持,不一会儿我就觉得僵硬的身体出拳和躲闪的速度快了许多,而阻挡在我面前的人一个一个的倒下,我远远的看了光头一眼,他似乎是被我吓到了往后退了好几步,而他的那些手下们也不敢贸然的再靠近我了,只是远远的拿着刀子冲我比划,而被我打到在地的人再也没有站起来过。

    “你到底是什么人?”光头似乎也看出了门道,“我之前应该和你没有结过怨吧,现在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依然保持着防备的姿态,只不过重新的对上了光头的眼神,“我之前的确和你没有结过怨。”家光头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我接着道:“只不过,你动了不该动的人。”

    说到这里光头一下子就明白了,回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欧阳晴,脸上露出一抹了然的微笑,“原来兄弟是想分一杯羹啊,早说嘛,何必动拳头呢,我这个人也是喜欢结交朋友的。”光头一副好爽的样子,“只不过啊,这小妞怎么也是我先看上的,按照道上的规矩来说怎么都应该是我先,如果兄弟想分一杯羹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就得排在我的后面了。”说着猥琐的搓了搓手。

    听着光头的那些话我只觉心里翻江倒海的,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而我的样子也让光头误会了,“兄弟你不说话看来便是答应了。”说着朝他的那些手下们骂道:“还傻杵在那里干什么,没听到我刚才说的话吗,都是自己人,还不把你们的东西收起来,拿刀子对着自家兄弟算什么!”

    那些手下被光头吼的一激,连忙收起了手中的武器,本来心里还有火,不过见他们这个样子我突然有了个计划,刚才我太生气一时间本末颠倒了,我应该是要抓紧时间把欧阳晴救出去的,结果却为了发泄自己的不满,将时间浪费在了打斗上,而现在光头正好让他的手下们将武器放下了,正好给我提供了机会。

    想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我也收起了防御的姿势,朝着光头走了过去,嘴里还道:“强哥也是好眼光,看上了这个小妞,要知道我可是盯了她许久了,就是一直没找到机会下手。”

    见我开口,光头一副找到知音的模样,“哈哈,兄弟眼光不错,刚才我一眼就看中这小妞了,你看看那身段,那胸,简直就是极品啊,做起来肯定很带劲儿。”说着得意的笑了笑,“不过我和兄弟可不一样,看中了就抢过来,什么机会不机会的,等在一旁机会总是会被别人抢去的。”

    听着他意有所指的话也没放在心上,只是洋装着朝欧阳晴走了过去,光头果然将我拦了下来,“兄弟,刚才我可是跟你说了规矩了,咱不能乱了规矩是不?”

    看着他横在我眼前的手,我笑了笑,“的确,不能乱的规矩。”

    光头满意的笑了笑,但是不等他笑完,我一把拽过了他的手臂,将手臂压在他的背上,他整个人就被我挟持住了,“你,你要干什么!”

    我的动作有些快,光头的那些手下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我们,光头一阵气恼,“你们这些蠢货,没看到老子被人挟持了吗,你们还傻站在那里看什么看!”

    我已经做好了被围攻的准备,但是现在最棘手的是欧阳晴昏迷不醒,而我的手上又挟持着光头,我要怎么做才能将欧阳晴平安无事的带走!

    就在我正左右为难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巷子口轻飘飘的响起,“哟,这不是强子嘛,怎么来了也不跟我说一身,你这躲在我酒吧旁边的巷子里是个什么意思。”

    远远的王晨站在巷子口,嘴里喊着一根眼,眼睛在香烟的迷雾下微微的眯着,身后一个人都没有,但是远远的看去却很有气势,见王晨来了我便松了口气。8☆8☆.$.

    而背起挟持在手里的光头更像是见着了救星一样,“晨哥!是这个小子,突然冲进了巷子里还挟持了我,是他故意挑事儿的!”

    听光头的语气看来他很怕王晨,很快我就猜到了他和王晨之间是怎么回事儿,将他松开对王晨道:“他抓了欧阳晴。”说着还朝一旁让了让,好让王晨可以看清楚躺在地上的欧阳晴。

    王晨急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光头在一旁看的却直冒冷汗,“晨哥,这是你的人?”光头没有否认他抓了欧阳晴而是小心翼翼的问着。

    王晨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这位小姐不是我的人,而是你我都不能惹的人。”

    光头一听就知道自己惹了麻烦,连忙凑过去冲王晨求情,见他走开,我连忙扶起欧阳晴,伸手在她的鼻子底下探了探,见她还有呼吸我便松了口气,轻轻的摇了摇她却不见她醒,我有些着急,“欧阳晴你怎么了?”

    小心翼翼的查探她的身上,没看到有什么明显的伤痕,但是欧阳晴就是昏迷不醒,一时间我慌了新生,“欧阳晴,你到底怎么了,快醒醒啊。”抬手抚上她白净的脸颊,“你醒过来啊,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一直不醒啊!”

    欧阳晴还是没有反应,一时间一种不好的预感侵蚀着我,如果欧阳晴在这里出事的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的,“欧阳晴,你快醒来啊,都是我的错,只要你醒来,我什么都答应你!”无意识的一句话脱口而出,本以为依然不会有反应,却听到柔弱的回应,“你说的啊!做什么你都答应!”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

钱柜娱乐